1998

小心!盜版就在你身邊!!!



曲目:綁架你的最愛 | 不作夢 | 一個只有屁股的人 | 天冷、怕黑 | 忽略 | 右腿的不滿 | 長頭髮的狗 | 不得不不愛自己 | 往高雄的最後一班車沒有歌聲 | 當壞人還沒變壞

  這是她的首張現場專輯及精選,收錄了在女巫店的現場收音,及前三張專輯的精選雙CD。

也是她第 一次在歌曲裡展現了對社會的態度和反省。這張的歌詞裡,她談了人情,談了社會的冷漠,談了記者的不負責任,談了她是如何被政府的政策忽略,談了身為女性,在看到當時震憾社會的彭婉如命案的感受,也談了結婚之後的生活。  這是一張用現場演出再適合不過的專輯了,在現場的狀態,直接坦然的說出社會和她的關係,這不是一種無病呻吟或逃避,演出中的狀況都反映著現實,就像她在專輯裡要談的一切。

  終於,藉由這張專輯, 她用女性的溫柔和力量,展現了和其它人批判嘶吼全然不同的態度,這裡的她更像反戰時期可以聽到的反省之聲,在那個混亂的年代。

|
|

 

詞/曲/製作:陳珊妮

不作夢

接連三個暖冬後的一月底的中午十二點半
鏡子裏的我沒嘴唇 還極力保持恆溫
午餐叫做歌頌和平的人生 夜晚適合取暖的只有戰爭
這是一種簡稱為抗拒的心理不平衡
這是整個世紀最淒涼的青春
最愛無關痛癢的憂傷情歌 不做夢


 

忽略

我又被忽略 在你吻過我的一條沒有斑馬線的街
恐懼著計程車司機的臉
在被你遺棄的平安夜 我又被忽略
我又被忽略 在情人節長滿蟲的一碗泡麵
情人的價值只有二十五元
為了人間的垃圾啊
不能在七點四十五分得到解決
偉大的愛情像納不完的稅 誰想滿足誰的嘴
我又被忽略 你怎麼能夠體會被忽略的感覺


 

一個只有屁股的人

它喜歡摘下許多星星 丟在公共廁所的馬桶裏面
把他們沖掉 或者淹死
頭卻忘了離開 變成一個只有屁股的人
我說快點沖水 也洗不乾淨它的嘴
那裏是它的嘴 其實無所謂 為了一個只有屁股的人
知道自己早餐吃了什麼 知道自己晚餐變成了什麼
不知道早餐的報紙寫什麼
不知道自己變成晚餐的什麼 它們不知道它們失去了什麼


 

不得不不愛自己

老人厭惡青春 皺紋不被尊敬
女人不愛自由 夜夜不能安寧
美麗 物質化的東西 人民
非獨立的個體 思想 無法逃避的壓抑
不能被代替 只有靈魂而已
不得不不愛自己
窮人抗拒貨幣 迷戀資本主義
年齡渴望伴侶 肉體販賣愛情
媒體 不真實的東西 自由
在不民主的抽屜 安定 在膜拜一面國旗
不能被代替 只有靈魂而已


 

天冷.怕黑

天冷 怕黑
尋找安慰 整個虛弱的城市
人們蒼白的消逝
天冷 怕黑


 

長頭髮的狗

一首歌的寂寞怎麼有人懂
好比當初承諾 養一隻長頭髮的狗
我失去你的下落 你掌握狗的行蹤
我們長頭髮的狗 深知主人的懦弱
而一首歌的寂寞怎麼有人懂


 

綁架你的最愛

綁架你的最愛 無論親戚或是朋友
以交情對他們刑求 用年紀進行勒索
逃走的人是墮落 反抗的人最下流
一直到死還不能解脫
情感的折磨 道德掐緊你的脖子不放手
這種情感的折磨 折磨
已經厭惡這種勒索 我墮落我下流我不能解脫
你怕良心的無理要求 我怕自己難過


 

往高雄的最後一班車沒有歌聲

寫一首歌頌土地的台灣歌 唱這裏的人沒有靈魂
出一張唱片告訴大家原住民都是神
賺了三百多萬不和他們分
出賣土地的感情歌 出賣自己的靈魂
出賣思念故鄉的精神 不出賣新台幣的神棍
往高雄的最後一班車 載滿你所有心愛的女人
忘了她們眼睛頭髮皮膚的顏色
再也沒有清楚的歌聲
往高雄的最後的一班車 沒有歌聲


 

右腿的不滿

失眠是等待 疾病是壞
不跳舞的習慣 讓你變懶
以為自己不存在 左眼怎麼瞭解右腿的不滿
手指的不愉快 造成大腦比小腦變態
這是一個身體不爽的年代 怎麼樣都感覺不爽的年代


 

當壞人還沒變壞

廣大的宇宙間有一股力量
控制全人類的所有能量
當壞人還沒變壞 就把他們殺光
以為在臉上 以為在手上 以為是咖啡杯裏的殘渣
廣大的宇宙間有一股力量
控制全人類的所有能量
當壞人還沒變壞 就把他們殺光
以為在天上 以為在你家 以為是人們嘴裡的謊話
我相信宇宙間的神秘力量
我相信SUPERMAN的神秘力量
我相信宇宙間的神秘力量 在我身上